做正直的人 干踏實的事——記上海高院知識產權審判庭法官張本勇

2020-04-27 04:43:29 作者: 做正直的人

張本勇

(拍攝:陸添駿)

2020年3月,對于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上海高院)知識產權審判庭法官張本勇來說,既特別又尋常。特別的是繼庭審現場獲得被告人家屬感謝后,他又相繼收到同一起案件被害人和相關大使館寄來的感謝信。尋常的是,這種情況在他的法官生涯中早已不是第一次。

集資詐騙7億元

張本勇碩士研究生時學的是經濟刑法。2000年,他從華東政法大學畢業,由于突出的調研能力,被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上海二中院)選聘為一員。

工作不久,時任上海二中院院領導和新入職干警調研座談。老院長看著這些剛剛邁入社會、一身朝氣的年輕人,語重心長地說道:“我有兩句話要送給大家,你們進入法院以后,一是要尊重老同志,多向老同志學習他們的工作方法和經驗,二是要做正直的人,干踏實的事兒。”

驀然回首,張本勇覺得,正是這兩句話影響了自己一輩子。

剛剛進入上海二中院,張本勇就被分到了刑一庭。他至今還記得,那一年,刑一庭收進了一起引發社會轟動的大案子——先利公司集資詐騙案。被告人張某某、段某某先是虛假出資,成立了先利公司,后來又以高額回報為誘餌,采用虛構集資用途和返利來源等方式,大量招募代理商和宣傳促銷員,先后騙得上海、江蘇、安徽、湖北等地20余萬人次的集資款7億余元。

“嚴懲犯罪分子……”“把錢返回來……”案子到了刑一庭以后,無數的受害人給法院寫信,一邊聲討罪犯一邊要求返贓。由于來信太多,裝信用的手推車都填滿了,一車又一車。作為書記員,張本勇參與了信件歸檔和當事人接待工作,越是深入了解發生在被害人身上的故事,他的心情就愈發地沉重起來。

與此同時,主審薛法官也暗下決心,要最大限度地追回贓款。他帶著張本勇專門去了看守所,準備再次訊問張、段二人。

“本勇,我們倆今天去,如果能追回1個億到2個億被騙的養命錢,就算對這些老頭老太最好的交代了。”薛法官的話言猶在耳。可惜,并非所有事情努力了就會有結果。張、段二人似乎早已料到難逃法律的嚴懲,因此無論如何訊問贓款去向,他們都咬緊牙關,拒不交代。

2002年2月,張、段二人因犯集資詐騙罪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遺憾的是,涉案款項有4.16億元沒有追回。

這件事情對于張本勇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沖擊。經濟犯罪的本質是什么?司法裁判追求的效果又是什么?法官是不是僅僅依法裁判就可以了?這些在學校讀書期間不是問題的問題,隨著審判實踐的日益深入,都成為了大問題。

由于崗位調動,張本勇沒有參與后續的審判、返贓工作。然而,那被害人來信里的一聲聲血淚控訴,法院門口的一張張憔悴臉龐,都永遠地留在了他的記憶里。

行走在“追贓”的路上

又是集資詐騙!

遇到潘某某等人集資詐騙案時,已經是2006年。這六年間,張本勇從上海二中院刑一庭、辦公室,到被選拔至上海高院刑庭、刑二庭,已經逐漸從一名新手書記員成長為助理審判員。

在他看來,潘某某等人集資詐騙案與當年的先利公司集資詐騙案很類似,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做出司法裁判并不困難。然而,案件涉及被害人數百名,大都是退休的老年人,要怎樣才能為他們把錢追回來?

張本勇一遍又一遍地翻閱卷宗,仔仔細細地核對每一筆款項流向,想要找出一些蛛絲馬跡。功夫不負苦心人,他發現贓款中有一筆不小的數目,流向了陜西的一家現代農業公司,簽字收款的正是該公司的總經理。

在確認這位總經理明知款項為贓款的情況下,張本勇撥通了公司法務尚律師的電話:“對于你們這家大企業而言,區區幾百萬也許算不了什么,但是對于上海的這些受害人來說,那都是養老錢,你們一定要退回來。”

然而,尚律師一口咬定這筆錢是正常的經營投資,不是贓款,因此拒不退還。

 1/5    1 2 3 4 5 下一頁 尾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