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文斌自首了,為何沒有從輕處罰?

2020-01-18 15:13:37 作者: 孫文斌自首了

2019年12月4日,孫文斌母親進入北京民航總醫院治療。

2019年12月24日早上6點多,孫文斌拿著事先準備好的尖刀,揪住 值班醫生楊文的頭發,切割、扎刺楊文醫生的頸部,導致楊文醫生死亡。

2019年12月27日, 孫文斌被捕,涉嫌故意**罪。

距離悲劇過后 22天,犯罪者終于得到了審判!2020年1月16日,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孫文斌故意**一案,以故意**罪判處被告人孫文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該案從出事到判決僅用22天,速度為何如此之快,是不是特案特辦了?

理論上只要保障當事人的各項權益,快審快判都不是問題,如果非要追究該案為何判決速度如此之快,那么應該有以下幾方面因素:

1. 案件事實清楚明確,偵查不存在障礙。孫文斌殺害楊文醫生的全程都有攝像頭記錄,且在場的醫護工作者均可證明,孫文斌本人也對**事實供認不諱。而一般的刑事案件,偵查工作可能面臨嫌疑人難以鎖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等問題。這樣一比較,該案偵查用時很短是很正常的。

2. 如果說該案確實被特殊對待了,那也沒錯,因為該案的社會影響太大。我國有1000萬醫療工作者,面對每天來來往往的病患,發生醫患矛盾不可避免,但可以調解,可以起訴,但以極其殘忍的手法殺害主治醫生,如果得不到重判,那么可以預見的是,未來每年都會出現大量殺害醫生的案子。

該案的判決結果事實上在向社會傳遞一個信息——傷醫者必須嚴懲。在平民憤的同時,更是在警示那些楊文醫生被殺害后叫囂著只有**才給好好看病的患者及家屬。

孫文斌自首了,為何沒有從輕處罰?

據報道,孫文斌在案發后第一時間撥打了報警電話,到案后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依照我國刑法的規定,該行為屬于自首,既然構成自首,孫文斌為何還是被判處死刑?

《刑法》第六十七條規定:“犯罪以后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對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也就是說,行為人構成自首屬于“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的情節,而非“應當”從輕或減輕處罰的情節。法院根據被告人實施的犯罪行為的事實、犯罪的性質、情節和對社會的危害程度綜合量刑,對于性質極其惡劣、手段極其殘忍、社會危害程度極大的被告人,法院也可以對其不予從輕處罰。

孫文斌案即屬于犯罪情節特別惡劣,罪行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性極大的情況。具體來說:

——蓄意預謀**,主觀惡性極深。孫文斌對楊文醫生首診用藥不認同,從而產生怨恨,形成**的特定意圖,對如何實施**行為進行了精心準備,對**行為的實施方式進行了仔細的考慮和冷靜的選擇。

——作案手段特別殘忍,犯罪意志堅決,人身危險性極大。孫文斌按照預定的計劃和目標,持刀反復切割被害人頸部,在被害人倒地后且無任何反抗能力的情況下,仍然不顧他人勸阻,對倒在血泊中的被害人連續扎刺,必欲致被害人于死地,**故意持續、強烈,**手段極其殘忍,嚴重侵犯了善良風俗,極端挑戰人類惻隱心。

——犯罪情節和社會影響特別惡劣。犯罪地點在醫院的急診科搶救室,系公共場所。孫文斌當著眾多患者、患者家屬和醫護人員的面公然藐視法律、持刀肆意**,手段極端,造成患者、患者家屬和醫護人員的極大恐慌,引起人民群眾的極大憤慨,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

——嚴重危害社會治安,嚴重擾亂和破壞了正常的醫療衛生服務秩序。孫文斌蓄謀進入急診科搶救室醫護人員工作區域,殺戮正在值班的就死扶傷的醫務人員,嚴重擾亂了急診科工作的正常開展,嚴重破壞了醫療衛生服務秩序,致使急診搶救科醫療資源本就緊張的狀況進一步惡化,嚴重影響其他患者的醫療服務的安全保障。

北京衡寧律師事務所

因此,法院的判決并沒有回避孫文斌具有的自首情節,之所以不對其從輕處罰,是法院依據本案全部事實,綜合考量的結果,完全符合法律的規定。

律視微言,聽律師講生活中的法律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