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井們的志向:市井之徒亦可謀天下

2021-10-02 19:43:49 作者:
 亂世,這個詞語成就了多少英雄豪杰。中國的第一位布衣天子就是在生存在亂世中,然后起義,最后謀取天下,這個人就是漢高祖劉邦。劉邦是個完完全全的從市井之徒走向開國皇帝,建立千古功勛。讀過楚漢歷史的都清楚,劉邦他不止自己是市井百姓,而且他手下很多人都是從市井中走出來的。劉邦就是帶著一群市井百姓,以一介亭長,斬蛇起義,三年反秦,四年滅項,最后功成名就。

  

  亭長劉邦,狗販樊噲,獄掾曹參,車夫夏侯嬰,吹鼓手周勃,獄吏蕭何......就是這樣的一群人,可見英雄不問出處。

  

  酂候蕭何:

  

  蕭何,他是劉邦口中的漢初三杰之一。蕭何早年任沛縣獄吏,攻克咸陽后,他接收了秦丞相、御史府所藏的律令、圖書,掌握了全國的山川險要、郡縣戶口,對日后制定政策和取得楚漢戰爭勝利起了重要作用。“鎮國家,撫百姓,給餉饋,不絕糧道,吾不如蕭何”這句話是高祖的原文,可見高祖對他的治國政策是相當看好的。

  

  高祖的第一功臣,韓信,就是蕭何推薦的,可以說沒有蕭何,劉邦就不可能得到韓信,也就不可能謀取天下。由此可見蕭何和韓信的關系有點鮑叔牙和管仲的關系一樣,能識大智者。蕭何月下追韓信,也成為了一段佳話。而且后來劉邦出征,就把關中和漢中那么大的地方都交給了蕭何管理,可見劉邦不止是對他的才華很賞識,對他的為人也很信任。

  

  西漢的都城長安,原名為咸陽,這座城后來成為了千年古都,然而這座城的最早規劃和設計者就是蕭何。由于劉邦晚年的猜忌,蕭何不得不幫助呂后誅殺韓信,自污名節,以釋君疑。總的來說蕭早年雖為市井之徒,但志向遠大;后來助劉邦,薦韓信,守后方;這樣的功業,前可比管仲,后可比孔明。

  

  平陽候曹參:

  

  曹參,功居第二的開國功臣。曹參早年任沛縣的獄掾(即管理監獄的小吏),跟隨劉邦在沛縣起兵反秦,身經百戰,屢建戰功。漢惠帝時官至丞相,一遵蕭何約束,有“蕭規曹隨”之稱。曹參從起兵反秦到楚漢相爭,一直都領兵之外,堪稱一代名將。

  

  曹參的功績:總共打下了兩個諸侯國,一百二十二個縣;俘獲諸侯王二人,諸侯國丞相三人,將軍六人,郡守、司馬、軍候、御史各一人。

  

  蕭何去世后,曹參擔任丞相一職,可說是出將入相。曹參為人很隨和,見別人有細小的過失,總是隱瞞遮蓋,因此相府中平安無事。他沒有像韓信一樣遭遇誅殺,也沒有像張良一樣退出政壇,也沒有像蕭何一樣自毀名譽,曹參作為漢朝相國,極力主張清凈無為,這完全合于道家的學說。百姓遭受秦朝的酷政統治以后,曹參給予他們休養生息的時機,所以天下的人都稱頌他的美德。

 舞陽候樊噲:

  

  樊噲,大漢開國皇帝漢高祖劉邦第一心腹。樊噲早年以屠狗為業,楚漢時期僅次于項羽的第二猛將,是一位大漢名將,而且還和劉邦有親戚關系,為呂后妹夫,深得漢高祖劉邦和呂后信任。他早年是個屠狗的狗販,他與劉邦的交往甚密,曾與劉邦一起隱于芒碭山澤間。而且在鴻門宴中還救過劉邦一命。

  

  樊噲有這么一件事,后來英布造反,而劉邦卻病重,討厭見人,詔令守宮侍衛,不準大臣人見,群臣中就連周勃、灌嬰都不入內,十幾天后,樊噲終于忍不住,帶領群臣“排闥直入”,推門徑直闖進宮中。高祖這時正枕著一個宦官睡臥。樊噲見到高帝痛哭流涕地說:“始陛下與臣等起豐沛,定天下,何其壯也!今天下已定,又何憊也!且陛下病甚,大臣震恐,不見臣等計事,顧獨與一宦者絕乎?且陛下獨不見趙高之事乎?”(《史記·樊酈滕灌列傳》)說得高祖笑著起來了。看得出這個狗販很可愛,而且明大事。

  

  就這么個狗販,最后助劉邦奪天下,青史留美名。其忠,其勇,其威,其壯,其智,都堪為楚漢第一人。用竭盡忠智,威而有膽,勇而有謀來評價他絕不過分。如果要拿個人來和他相比,我覺得可以和三國時期的張飛一比,勇猛而可愛,莽撞而明事。

  

  汝陰候夏侯嬰:

  

  夏侯嬰,他與劉邦是少時的朋友,跟隨劉邦起義,立下戰功。他早年是個車夫,每次駕車送完客,就會去找劉邦聊天,而且一聊就是大半天。有一次,高祖因為開玩笑而誤傷了夏侯嬰,被別人告發到官府。當時高祖身為亭長,傷了人要從嚴懲罰,因此高祖申訴本來沒有傷害夏侯嬰,夏侯嬰也證明自己沒有被傷害。后來這個案子又翻了過來,夏侯嬰因受高祖的牽連被關押了一年多,挨了幾百板子,但終歸因此使高祖免于刑罰。

  

  如果沒有夏侯嬰也就沒有韓信的漢中對策,那劉邦也就很難奪取天下,為什么這樣說呢?有人說識人才的是蕭何,其實第一個看出韓信有大才華的不是蕭何,而是夏侯嬰。韓信當時犯了死罪,一共要殺十四人,前面十三人都殺了,到韓信這,韓信說:“我們主公不是要奪取天下嗎?為何要斬勇士。”夏侯嬰看見他的樣貌,聽見他的語言,就放了他。而且與韓信交談時,發現此人不一般,就推薦給蕭何。所以說沒有夏侯嬰就沒有韓信的漢中對策。還有蕭何月下追韓信,其實不只是蕭何一人去追,而是蕭何和夏侯嬰兩人去追的。

  

  后來劉邦在彭城大敗,逃命之時,劉邦覺得車子走得太慢了,幾次把兒子和女兒踢下去。但是這個車夫夏侯嬰幾次把劉邦的兒子和女兒拉上來,劉邦為此非常生氣,幾次要殺夏侯嬰,但最終還是逃出了險境。從推薦韓信到逃命之時,都可以看出這個車夫不一般,不是個簡單的車夫。

  絳候周勃:

  

  周勃,在隨劉邦由漢中進取關中時,擊趙賁,敗章平,圍章邯,屢建戰功。他早年是以編織養蠶的器具為生,經常為有喪事的人家做吹鼓手,后來又做了拉強弓的勇士。

  

  周勃雖然在楚漢戰爭時期戰功平平,但是在后來鏟諸呂和平叛亂中有大功。劉邦死前預言“安劉氏天下者必勃也”。劉邦死后,呂后專權,呂后死后,周勃與陳平等合謀智奪呂祿軍權,一舉謀滅呂氏諸王,擁立文帝,后官至右丞相。〔我真不知道是劉邦學過算命還是司馬遷后來添上去的〕

  

  周勃后來覺得自己反應、機智都不如陳平,于是辭去了右丞相之職。周勃稱不上是名將,但是他的次子周亞夫那絕對可以說是一代名將。這個吹鼓手,總的來說雖文不如蕭何,武不如樊噲,但是從他鏟諸呂和平叛亂中看得出他是個識大勢的人,而且是個典型的功臣派。

  

  就這樣,一個亭長帶著一個狗販、一個車夫、一個吹鼓手和兩個獄吏,一直走到最后帶著一群天下志士謀天下。同樣由此也可以看出,秦末這樣的國難之時,不管屠狗的狗販還是趕車的車夫,不管是讀書的士人還是行商的商人或是耕種的農民,也不管是魯莽的匹夫還是大志的英雄,都紛紛摩拳擦掌。

  

  聽人常說楚漢時期是個“不以成敗論英雄”的時代,如果這樣說,那秦末就可以說是個“英雄不問出處”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