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司馬遷敢于肯定眾人否定的東西

2021-10-02 19:42:34 作者:
如何看待秦朝這個短暫的政權?做學問的人多數持完全否定的態度,司馬遷卻不這樣認為,他在《史記·六國年表第三》中寫道:“秦取天下多暴,然世異變,成功大。”意思是:秦能統一中國主要靠使用暴力,但他們用世態度積極多變,成功的機率大,是可取的。接著又寫道:“傳曰‘法后王’,何也?以其近幾而俗變相類,議卑而易行也。”人們傳說,秦國人‘法后王’。怎么一回事呢?是用他們現實的習俗去變通相類似的東西,一切從現實出發,他們的理論雖然低下但容易實行。
  
  司馬遷在這里沒有一概而論去全盤否定秦國,分析了秦能統一天下除了暴力之外的一個根本原因:法后王。中國歷史上一直有“法先王”與“法后王”的兩種說法。“先王”即周文王、武王,“法”就效法,按周的一套禮樂辦事。“法后王”就是創新、改革。秦穆公時重用商鞅變法,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司馬遷又說:“學者牽于所聞,見秦在帝位日淺,不察其終始,因舉而笑之,不敢道,此與以耳食無異。悲夫!”那些研究學問的人,受傳聞的牽制,只看見秦朝皇帝在位時間短,不去考察秦朝自始至終的許多史實,一味的只是譏諷,更不敢去研究其中的道理,這與用耳朵吃飯的人沒有什么兩樣。可悲啊!
  
  司馬遷善于從人云亦云中,從被眾人所否定被眾人所謾罵的客觀存在中,發現其中的價值,并得出相反的結論。他所提煉出的秦朝最可寶貴的東西就是:“法后王”。秦國能統一六國最根本原因就在于這一點,如果沒有商鞅變法,秦國不可能強大;而六國所以失敗就是沒有做到這一點。再看司馬遷以后的歷史,中國歷朝歷代,因循守舊,敗得一塌糊涂的太多太多,而靠改革變強的也有不少(包括少數民族政權)。翻開世界歷史更是如此。發現了這一點,具有多么偉大的歷史意義!不能不算是他對歷史學的一個重大貢獻。
  
  為什么“法后王”這個并不深奧的道理那么多人視而不見,只是一味的嘲笑、攻擊呢?首先是思想方法僵化,他們認為只有先王說過的才是對的,只有先王做過的才是應該做的。他們不想越過前人,把先王奉為神靈。他們不知道客觀形勢已經發生了變化,必須進行革新和創造,才能與時代一同前進。而做一個改革者是很辛苦的,思想要運動,行動要跟上,而且隨時有失敗的可能。不動腦子,只與先王發出同一個聲音,不是穩妥又保險嗎?再者,他們本身往往就是既得利益者。政治利益、經濟利益,方方面面使他們自覺地與先王捆綁在一起。而一旦改革,他們的利益將不復存在。
  
  司馬遷稱“牽于所聞的人”為“用耳朵吃飯”的人,這種人連用嘴巴吃飯都不會,已經本末倒置到什么程度,可是世界上偏偏這種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