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遷如何從“究天人之際”而“通古今之變”

2021-10-02 19:41:04 作者:
 “變”是歷史學家研究的根本課題。不僅要真實地記敘歷史演變的過程,而且要弄清其變化的原因,預示未來的發展方向,這中間“究天人之際”就是高深的學問了。

  

  我們從幾個實例,來看司馬遷是如何研究的。

  

  第一,天示。

  

  在《項羽本紀》中,司馬遷記載了鴻門宴的史實,當時,項羽兵四十萬,駐新豐鴻門,而沛公只有兵十萬,駐霸上。范增對項羽說:“吾令人望其氣,皆為龍虎,成五彩,此天子氣也。急擊勿失。”項羽由于沒有聽范增的話,失去了在鴻門宴上消滅對手的機會,劉邦終于成了天子。

  

  在《天官書》中,司馬遷盡記載從天相看人間的事,如“秦始皇之時,十五年慧星四見,久者八十日,長或竟天。其后秦遂以兵滅六王,并中國,外攘四夷,死人如亂麻。因此張楚并起,三十年之間兵相駘藉,不可勝數。自蚩尤以來,未嘗若斯也。”“項羽救巨鹿,枉矢西流,山東遂合從諸侯,西坑秦人,誅屠咸陽。”“漢之興,五星聚于東井。平城之圍,月暈參、畢七重。諸呂作亂,日蝕,晝晦。吳楚七國叛逆,慧星數丈,天狗過梁野;及兵起,遂伏尸流血其下。”司馬遷總結道:“由是觀之,未有不先形見而應隨之者也。”意思是說,總是先看到上天形現,而后人間隨之出現景象。

  

  第二,神示。

  

  在《趙世家》中,趙簡子生病,五天不省人事,大夫都很害怕。醫圣扁鵲診視后,說:“血脈上的問題,沒有什么奇怪的!以前秦穆公也曾這樣,七日而寤。寤之日,告公孫支與子輿說,‘舜帝見了我很高興。我所以在那里很久,就是聽舜帝的教悔。舜帝告訴我:晉國將大亂,五世不安;其后將霸,未老而死;霸者之子且令而國男女無別。’”扁鵲并說:“主君之疾與之同,不出三日疾必間,間必有言也。”果然,又過了二天半,簡子寤,對大夫說:“我之帝所甚樂,與百神游于鈞天。有一熊欲來援我,帝命我射之中熊,熊死。又一羆來,我又射之,中羆,羆死。帝甚喜,賜我二笥,皆有副。帝告我:晉國且世衰,七世而亡,贏姓將大敗周人于范魁之西。而亦不能有也。”此后,晉終被趙、韓、魏所滅,盡分晉地。

  

  第三,夢遇。

  

  在《高祖本紀》中,劉邦是如何出生的,司馬遷寫道“高祖,沛邑中陽里人,姓劉氏,字季。父曰太公,母曰劉媼。其先劉媼嘗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是時雷電晦冥,太公往視,則見蛟龍于其上。己而有身,遂產高祖。”

 在《趙世家》中,寫道:“王(武靈王)游大陵。他日,王夢見處女鼓琴而歌詩曰:‘美人熒熒兮,顏若苕之榮。命乎命乎,曾無我嬴!’異日,王飲酒樂,數言所夢,想見其狀。吳廣聞之,因夫人而內其女娃嬴。孟姚甚寵于王,是為惠后。”由于武靈王寵愛惠后,乃至于廢太子章而立惠后所生子何。在惠后死后,武靈王又憐故太子,欲立兩王,最終父子俱死,為天下笑。

  

  第四,奇遇。

  

  在《高祖本紀》中,劉邦為亭長時,一次喝醉了酒,夜行徑澤中,令一人前行,前行者報:“前有大蛇當徑。”劉邦說:“壯士行,怕什么!”繼續前行,拔劍斬蛇。蛇遂分為二,徑開。行數里,劉邦醉倒。當夜,有一老嫗到斬蛇處啼哭。有人問其故,老嫗說:“人殺吾子,故哭之。”那人問:“你兒子何故被殺?”老嫗說:“吾子,白帝也,化為蛇,當道,今為赤帝子斬之,故哭。”那人以為老嫗不誠實,欲責問她,老嫗己無蹤影。這就是民間傳說的高祖斬蛇起義的故事。

  

  在《留侯世家》中,說張良閑游下邳圯上,遇到一穿短衣的老者,這個人故意將自己的鞋子墮落到圯下,對張良說:“孺子,下取履!”張良鄂然,欲揍這個無禮之人,但他強忍住,下去取了鞋子。老者又說:“履我!”張良只好跪下來為老者穿鞋。老者心滿意足,笑而去。張良大驚,目光隨著他。一會,這位老人復還,對張良說:“孺子可教也,后五日平明,與我在此相會。”五日平明,張良前往相會地點,老人已先到,怒道:“與老人相會,卻后到,為什么?”自行離去,說:“后五日早會。”五日雞鳴,張良提前來到,老者又己先到這里,再次發怒道:“又是你后到,為什么?后五日早來。”五日,張良半夜就去了,老人送給張良一本書《太公兵法》。就是這本書使張良能夠“運籌于帷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為劉邦打天下出謀劃策,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而老者以后再沒有出現過。

  

  第五,圣人預言。

  

  在《趙世家》中,孔子聽到趙簡子為保晉陽,不請示晉君而殺死邯鄲大夫午,孔子斷言:“趙鞅以晉陽畔。”意思是,趙鞅必定憑靠晉陽城背叛晉君。

  

  第六,奇人預言。

  

  在《絳侯世家》中,周亞夫為河內守時,為相的許負對周說:“君后三歲而侯。侯八歲為將相,持國秉,貴重矣,于人臣無兩。其后九歲而君餓死。”此后的事,一一驗證,絲毫不差。

  司馬遷上述六種方法使得客觀世界不可預測的東西,變得可以預測,含有今人無法理解的幾分神秘,日月星辰跟地面的戰爭有什么關系?早己去世的舜帝能指示若干年后的事情嗎?劉邦不是凡人所生,那么蛟龍何在?高祖斬蛇之說,會不會如“陳勝王,大楚興”一樣的是人有意為之?給張良書的老者是誰?來無影去無蹤,看來不是人而是神,《太公兵書》又是誰人所寫?許負的預言,為何絲毫不差,他的根據又是什么呢?

  

  筆者是唯物主義者,不敢茍同司馬遷對歷史的神秘解碼。但就《史記》的記史立場而言,作者無疑是絕對忠于史實的,不倒向任何一方,記述秦始皇,并不只寫其殘暴,也寫其功績;記述呂后,也不只寫其毒辣,也寫其貢獻;人人尊崇的漢武帝,仍然寫了他的迷信一面。被認為大逆不道的陳勝吳廣的起義,同樣真實地贊于他的筆下。這種實事求是的著史方法,也就是唯物主義立場,為后人研究歷史提供了最真實可靠的史料。

  

  馬克思主義的辯證法和歷史唯物主義論為研究歷史提供了一整套科學方法。我們依據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在信史的基礎之上,可以進入深入的探討。究竟什么是歷史發展的規律,在階級社會里,階級斗爭是社會發展的直接動力,在奴隸社會,表現為奴隸與奴隸主的斗爭;在封建社會,表現為農民與地主的斗爭。作為奴隸社會進入封建社會的過渡時期,新興的地主階級與奴隸主階級的斗爭也極其復雜和殘酷。社會革命是歷史前進的火車頭。三國分晉、大澤鄉的起義,楚漢戰爭等,所有這些都生動地出現在司馬遷的筆下。歷史的發展,又是必然性與偶然性的統一。如果沒有秦始皇,可能嫪毐集團與呂不韋集團不會這么順利被粉碎,但六國的統一是大勢所趨。如果沒有漢武帝,可能匈奴還能猖狂一時,但擊敗匈奴是必然的。歷史的發展是一條長河,沒有一個人的力量可以左右,唯有億萬人民的力量決定歷史前進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