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嘆:漢宮美艷絕倫的夫人們

2021-10-02 19:40:20 作者:
眾如周知,漢朝開國皇帝劉邦寵愛的美艷絕倫的戚夫人,最終的下場是什么?呂后當權,將戚夫人手足斷去,挖去眼睛,熏聾耳朵,飲瘖藥,使居廁所中,并稱之為“人彘”

  

  司馬遷在《外戚世家》中還寫了漢朝的幾位美艷絕倫的夫人,皆成了皇權的犧牲品。漢武帝的陳皇后,長得也漂亮,其母是大長公主,景帝的姐姐,武帝之所以能繼承景帝做上皇帝,因為得到大長公主的有力支持,因此不得不將大長公主的女兒立為皇后。但是陳皇后,天生驕貴,甚至于不把皇帝放在眼里。武帝寵愛更為美艷的衛子夫,陳皇后十分氣憤,最終武帝廢陳皇后立衛皇后。衛皇后的弟弟衛青后為大將軍,衛皇后姐姐的兒子霍去病后為驃騎將軍。衛氏一門五侯。衛皇后的兒子據為太子。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衛皇后色衰愛弛。漢武帝寵幸美艷絕倫的鉤弋夫人,并生子。此后,衛太子廢,衛皇后死。武帝立七十歲所生的五歲的兒子弗陵為太子。是為昭帝。按理母以子榮,但漢武帝突來奇思,殺鉤弋夫人。為什么?武帝自有其道理:“往國家所以亂也,主少母壯也。女主獨居驕蹇,淫亂自恣,莫能禁也。女(汝)不聞呂后邪?”意思是,以往國家之所以亂,都是由于皇帝年幼而其母正是壯年。女人主持國事獨斷專行驕縱拔扈,淫亂不堪,恣意妄為,你們沒有聽到呂后的事嗎?原來他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是為后世考慮的。鉤弋夫人如果不是美貌,沒有生子,也就不得死了。

  

  相反,倒是容貌不太美麗的的夫人有好的結局。薄太后是孝文帝的母親,名薄姬,曾經很不得志。司馬遷在《外戚世家》中寫道:薄姬在室內織布時,“漢王入織室,見薄姬有色,詔為內宮,歲余不得幸。”她曾與宮中的管夫人、趙子兒相處很好,三人相約:“先貴無相忘。”不久,管夫人、趙子兒先幸漢王。漢王坐河南宮成皋臺,兩夫人“相與笑薄姬初時約。”漢王聽到此事,內心反倒憐憫薄姬,“是日召與幸之。”就是這一夜,薄姬懷孕,生代王。其后,薄姬很少見到高祖。高祖死后,呂后專權,將“諸御幸姬戚夫人之屬”全部幽禁,不得出宮。尤其是高祖最為寵幸的戚夫人下場最慘,其子趙王也遭殺害。但是,呂后卻對連見到高祖一面都很困難的薄姬,個案處理,讓她出宮,從子去代,為代王太后。代王十七年,呂后去世,西漢朝廷發生了一場政變,最終滅呂氏。諸大臣商議,迎立忠厚老實的代王為漢朝皇帝,是為孝文帝。母以子榮,薄姬被尊為薄太后。一榮俱榮,弟薄昭為軹侯,“追尊薄父為靈文侯”,其母家魏氏“賞賜各以親疏受之”。

 中國的封建社會,皇帝的后宮美艷絕倫的夫人們,為什么總是下場十分悲慘?

  

  第一,女人的地位受制于矛盾的主要方面。中國封建社會是一個男性的世界,女人處于無權的地位。她們僅有的一點權力是生理所賦予的,年輕美貌,能夠生育,因而受到皇帝的青睞,一旦年老色衰,皇帝就別有所愛,她們也就失去了自己的地位。所以女人的命運,無時無刻不受皇權的主宰,受矛盾的主要方面男性的主宰。除非像呂后這樣的女人,實際控制皇權,登上封建社會至高無尚的地位,但最終呂氏還是滿門遭斬。

  

  第二,女人的地位在一定條件下向相反方向轉化。試分析三個人的轉化的條件:戚夫人由受寵而被害,轉變的條件并不是突然出現的,早有苗頭顯示。戚夫人因美麗而得寵,呂后不生氣么?只是時機未到。呂后是什么人,與高祖一起打天下的,她的威力是戚夫人抵擋得了的嗎?所以戚夫人的禍根在自己最美麗最得意的時候就已經埋下了。薄姬能做上薄太后確實很偶然,這要從呂后專權說起。在封建社會里女人當政實屬少有之事,呂后死后劉氏必奪權,這一點聰明人應能看得出。但是政權交給哪一個劉?是把權交給一個與京城是是非非理不清的劉,還是交給一個與京城沒有瓜葛忠厚老實的劉,平諸呂有功的陳平與周勃當然選后者,所以代王劉恒就是自然的人選了。盡管劉恒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會當皇帝,但是歷史發展的規律決定,皇帝還是非他莫屬。劉恒得勢,母則以子榮。鉤弋夫人的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這個轉化來得突然,只有雄才大略的漢武帝想得出。雄才大略之人總會有意外之舉,但細細考量這卻是規律之中的規律,鐵律。封建統治者最終還是以政權為重,以國家的長治久安為重,美麗絕倫的夫人再一次作了皇權的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