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起家竟靠自封“親民黨主席”?

2021-10-02 19:39:46 作者:
劉備幼年喪父,與母親依靠販賣草鞋、織席為生。按理來說,出身赤貧家庭的劉備應當埋頭苦讀,以圖孝廉之名,方能入朝為官。可惜劉備生不逢時,恰遭東漢王朝末落,外戚專權,宦官擅政,致使民不聊生,各地起義不斷。

因遭遇這樣百年難得一遇的天災人禍,劉備更應該努力向母親學習販鞋織席的本事,好度過接連不斷的“災年、荒年”。然而,劉備少年就不信老天不信命,曾與家族中一干小兒游戲時,妄稱要在有生之年乘坐龍輦,因而被宗中視為異類,多被宗族親戚排斥。不過,或許是命不該絕,劉氏宗族的長輩元起認為劉備有非凡之氣,日后必成大器。故而多以全力資助劉備讀書成才。

十五歲時,劉備就和元起之子劉德然、遼西公孫瓚一同拜當代大哲、原九江太守(類似于今天地級市市長級別)盧植為師。不過,劉備并非善類,對盧植傳授的儒學并不感冒。反而每日與公孫瓚及一干鄉間野民騎馬遛狗、彈琴誦詩,整日在穿衣化妝上耗費時間。隨著青春期的來到,劉備轉眼間從一個五尺少年變成身長七尺五寸、手臂垂下超過膝蓋、眼睛向后能看到自己耳朵的英俊青年。因為生的一副好模樣,使得眾人都羨慕喜歡他。

成年后的劉備常常沉默寡言,故作沉思狀。對待流民、豪強、個體戶都能將心比心。再加上他從不將喜怒哀樂掛在臉上。使得同郡年少的青年都爭相依附他,很快他就在一群人之中中樹立了絕對的威信。恰巧此時,輾轉于烏桓的中山大商張世平、蘇雙等人販馬路過涿縣,見劉備容貌奇清,語言得體,且又有一群年少氣盛之人依附于他。便認為劉備日后定能成就一般事業,于是就贈送給他許多錢財。劉備因此就用這筆錢財購買兵器、馬匹,組建出一支自己的兵馬。

按理來說,劉備年少時游手好閑,不學無術。早就應該淪落不堪,落得個凍死街頭的下場。可雖說他此生家門不幸,但先后遇到同宗劉元起、遼西公孫瓚、中山大商張世平、蘇雙等貴人,使他在困難時總能出現生機,轉危為安。于是,劉備依靠這種標新立異的性格在年輕人之中獲得了一定的地位。這其中最著名的當屬關羽、張飛、簡雍。

古人素來重視容貌,劉備恰巧生得一副“皇帝相”,聯想他少年口出狂言的情景,使得人們更加認為他日后必成大事。且有因為劉備出自破落官宦家庭,師出名門,雖然年少時曾家道中落,可因為許多人的救助,使他終究能在草民之中顯現出貴族的氣勢。本來那些出生鄉野的刁民鼠輩沒什么見識,眼見這位疑似皇族后裔的劉備與自己稱兄道弟,同甘共苦。日子一久不免心生感激之情,后來就漸漸地五體投地,視之如父。

可是,同為三分天下有其一曹操也用過劉備這般籠絡人心的辦法。卻為何屢屢失敗,失盡人心,最終為后人所唾棄呢?這其中緣由就是劉備自封“親民黨主席”之故。劉備雖然在生活中標新立異,在做人上小心謹慎,且生得儀表堂堂。但他始終堅持打“親民”牌,從創業之初,劉備籠絡到一批死士,到后來三顧茅廬聞名天下,臨終托孤盡顯仁信,一生之中從未改變自己做人的立場。作為政治家、權謀家,他必須在重要事情上作出冷酷的抉擇,可他始終如一,相信群眾,依靠群眾,發展群眾,即使他屢戰屢敗,再戰再敗,可憑借群眾對他的支持,總是能起死回生。而曹操則與劉備相反,為一己私仇屠殺徐州數十萬軍民百姓,為一人私欲殘害朝中肱骨忠臣,為一家之利掘墓挖墳,平生仁義禮智信盡失,誠然裝作一副求賢若渴的樣子也是枉然。

有人說劉備一生虛偽,可是明知道數不盡的指責,可劉備一生仍不改以人為本之本色,這樣的“虛偽”難道不值得提倡嗎?在封建主義專制統治下社會,劉備這樣的世界觀、價值觀可謂是先進中的先進,極品中的極品。這樣的人不能稱王稱霸,誰又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