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平:善始善終的陰謀家

2021-10-02 19:35:20 作者:
  陳平跟隨漢高祖打天下時用反間計,使得項王懷疑良將鐘離昧,懷疑亞父,離間了項王的核心力量,為漢王統一中國作出了貢獻。

  

  在漢朝建立以后,陳平更是善用陰謀,既鞏固了漢的江山,又保全了自己。

  

  第一件事:漢六年,有人書告楚王韓信謀反。高帝問諸將,諸將說:“立即發兵去坑這個小人。”高帝當時也沒有表態。然后高帝去問陳平。陳平問:“有人上書韓信謀反,其他人知道這件事嗎?”高帝說:“沒有人知道此事。”陳平又問:“韓信知道有人上書告發嗎?”高帝說:“韓信也不知道。”因而陳平斷定韓信謀反尚在預謀之中,他進一步問:“陛下的精兵與韓信的精兵比,哪一個強?”高帝說:“不能勝過他。”陳平說:“陛下的將領帶兵打仗能勝過韓信嗎?”高帝說:“也不及。”陳平說:“今兵不如楚精,而將又不能及,卻要舉兵去打,我以為陛下的做法太危險了。”高帝問:“怎么對付韓信呢?”陳平說了下面一番話:古時候天子外出巡獵,總是會盟諸侯。現在南方有一好去處叫云夢,陛下假裝出游云夢,到陳這個地方會盟諸侯。陳,楚的邊界。韓信聽到天子出游巡獵,必定若無其事地到郊外迎接。就在迎接之時,陛下趁機將他捉拿歸案,只需要一個力士就行了。高帝按陳平說的辦,韓信果然郊迎道中。高帝早已預備好武士將韓信拿下。韓信大呼:“天下已定,我固當烹!”他一點不知,此為陳平之計。

  

  第二件事:高帝擊破了叛軍黥布后返回,箭傷病重。徐行至長安,又有人報燕王盧綰反叛。高帝派樊噲以相國的身份帶兵前去鎮壓。樊噲出發后,卻有人惡告說樊噲企圖謀反。高帝憤怒道:“樊噲見我病重,是希望我死。”于是召來陳平和周勃。兩人受詔床下,帝令周勃代替樊噲帶兵鎮壓叛軍,而令陳平等樊噲一至軍中即將其斬首。出了京城,陳平對周勃說:“樊噲,是高帝的有功之臣,又是呂后的妹妹呂須的丈夫,有親有貴,高帝因為忿怒的原因,才欲斬他,我恐怕高帝殺了后自己又覺后悔。我們不如將他囚禁起來送到京城,由高帝自己去處理。”果然,高帝沒有殺樊噲。就因此事,呂須還與陳平結下了怨,呂須多次在呂太后面前讒言陳平,但終不能得逞。如果,陳平真的執行了高帝的命令,呂氏當權不是難逃一死嗎?

  

  第三件事:高帝死后,呂后專權,欲立諸呂為王。當時王陵是右丞相,陳平是左丞相。呂后先要王陵表態,王陵說:“不可,先帝言,非劉而王,全國共誅之。”呂后又問陳平,陳平說:“可。”于是,太后將王陵降為太博,實不用陵,而將陳平提升為右丞相。王陵不甘受貶,稱病不到任,也不上朝,7年后死去。陳平為了使呂后相信自己,便裝出胸無大志的樣子,乃至于呂須在太后面前讒言陳平:“陳平為相不理國事,日飲醇酒,戲婦女。”陳平聽到呂須的讒言后,更是裝得飲酒作樂。呂太后聞之,“私獨喜”,并當著陳平的面批評呂須,“兒婦人口不可用”,要他不要怕呂須的讒言。呂太后死后,陳平立即與太尉周勃合謀,誅諸呂,立孝文皇帝。

陳平自我評價說:“我多陰謀,是道家之所禁。吾世即廢,亦已矣,終不能復起,以吾多陰禍也。”

  

  但司馬遷對陳平卻十分贊賞:“常出奇計,救紛糾之難,振國家之患。及呂后時,事多故矣,然平竟自脫,定宗廟,以榮名終,稱賢相,豈不善始善終哉!非知謀孰能當此者乎?”意思是,陳平常出別人想不到的計策,解決難以解決的矛盾糾紛,從而解除國家的重大隱患。到呂后當權之時,陳平用事也多陰謀,竟然能脫離險境,保全自己,稱為賢相,以榮譽之名終其一生,對祖宗對后代都好交待,難道這不是善始善終嗎?如果不運用如此的謀略怎么能擔當一生的重任嗎?

  

  何為“陰謀”?即因種種原因一時不能公開的謀略,一旦公開便無法實施。其目的應不全是壞人做壞事,也有屬于做有益于國家和人民的好事的。如果屬于后者,這種陰謀家其實就是大智慧家。設想,如果高帝聽信諸將所言立即發兵去“坑豎子耳”,不是引起一場內亂嗎?僅靠陳平的一條計策,就平息了韓信之亂,免去了人民生命財產的巨大損失。如果陳平聽了高帝的命令,殺了樊噲,即使高帝不后悔,以后呂后上臺也不會饒恕陳平,肯定是死路一條。陳平比一般人多長了一個心眼,既辦好了事,又保全了自己。保全了自己,從后來陳平起的作用看,也就是保全了國家。如果陳平與王陵一樣回答呂后“不可”,在呂后死后,又怎能么能恢復劉氏天下呢?

  

  陳平所以能“善始善終”,正是由于他知謀略有陰陽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