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戰國時期的人才流動:虛席以待賢者

2021-10-02 19:30:59 作者:
  春秋戰國時期人才流動十分頻繁,非今天可比,而且總是空出重要的位置以待來者。請看下列史實:

  

  孫武,齊人,以兵法見于吳王闔閭,后為吳將軍,在吳伐楚、伐越戰爭中起了重要作用。

  

  吳起,衛人,魏文侯以吳起為將,擊秦,拔五城。后為魏西河守,以拒秦、韓。

  

  伍子胥,楚人,投奔吳國,吳王闔閭召伍為行人,與謀國事。

  

  伯喜,楚人,夫差立為王,以伯喜為太宰,教習戰射。

  

  商鞅,衛人,西入秦,秦孝公以衛鞅為左庶長,行變法令。相秦十年,使秦國成為最強盛的國家,為秦始皇統一六國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蘇秦,東周洛陽人,以合縱之術游說六國,為縱約長,并相六國。趙王封之為武安君。秦兵不敢窺函谷關十五年。

  

  蘇代,東周洛陽人,蘇秦的弟弟,為齊重臣。

  

  張儀,魏人,與蘇秦合縱術相對,行連橫術,游說六國,相秦,秦惠王封儀五邑,號武信君。在三次出使楚國后,楚王“以相印授張儀”。

  

  公孫衍,魏人,張儀死后,入相秦。嘗佩五國相印,為約長。

  

  甘茂,楚下蔡人,為秦定蜀,升為秦右丞相。

  

  范睢,魏人,相秦,為秦國制定遠交近攻政策的重要謀略,罷四貴之權。

  

  蔡澤,燕人,相秦,東收周室。

  

  樂毅,魏人,相燕,聯合五國之兵伐齊,齊大敗。威震一時。

  

  李斯,楚上蔡人,為秦廷尉,丞相,為秦統一六國作出重要貢獻。

  

  以上只是舉的少數幾個例子。春秋戰國時期各個國家的國界應是不很嚴格,至少說防守不很嚴密。筆者只讀到兩處有所防守,一是伍子胥過的昭關,再一個是孟嘗君過的函谷關。此外,人員往來毫無阻擋。完全不像今天各國的國界線,出國還需要護照、簽證。

  

  春秋戰國時期是社會大變動時期,新興地主階級剛剛登上歷史舞臺,尋求人才以使國家強大,是各諸侯國的國策。這里有一條規律可循:凡是人才聚集得多的國家,肯定興旺。上述幾件事實多發生在兩個國家,一是吳,一是秦,尤其是秦國。

  

  可以說,沒有一個人才是不起作用的。以秦國為例,我們重點分析兩個人物,一是商鞅,一是張儀。

  

  商鞅的變法,是強國的系統工程,首先是獎勵耕、戰,一個是做強經濟,一個是做強軍事。只要多打糧食、多納布帛的,就可以免除徭役。徭役是老百姓最感到痛苦的一件事,相當多的人就因做苦工死了。免除徭役就可以刺激老百姓種田、織布的積極性,從而增強國家的經濟實力。只要在戰場上立了戰功的就受賞,殺敵越多,戰功越大,受爵越高。有了這一條,沒有一個人不在戰場上英勇殺敵,秦兵因此成了各國中作戰最勇敢的士兵。許多人因此成了“美田宅園池甚眾”的軍功地主。秦國的經濟實力、軍事力量增強了。但,這也因此得罪了沒有功勛的舊貴族。“宗室非有軍功論,不得為屬籍。”所以,在秦孝公死后,秦惠王上臺,商鞅車裂而亡。但秦國的變法并不因為商鞅本人悲慘下場而告失敗,因為秦國通過變法強大了,變法的效果顯現了。其次商鞅變法推行縣制,統一度量衡,對加強中央集權起了重要作用,為后來秦始皇實施統一的措施提供了經驗。

  張儀與蘇秦俱事鬼谷先生學術。張儀執行的連橫計策與蘇秦的合縱計策是針鋒相對的,而在張儀游說之前蘇秦已先一步游說成功,這就加大了張儀游說的難度。他針對不同的國家采取不同的策略,首先是近鄰魏國,也是他自己的國家。他對魏王說:“親昆弟同父母,尚有爭錢財,而欲恃詐偽反覆蘇秦之馀謀,其不可成亦明矣。”意思是,同父母的親兄弟,相互之間還有錢財之爭,言下之意,我們兩國也是親兄弟有點爭執是正常的,如果聽信專門搞欺詐的、反覆無常的蘇秦的詭計,是不能成功的,也是不明智的。“為大王計,莫如事秦。事秦則楚、韓必不敢動;無楚、韓之患,則大王高枕而臥,國必無憂矣。”魏終于贊同了張儀的連橫主張。

  

  說服楚國,是實現連橫政策的關鍵,也是最難的。第一次去楚,離間齊、楚的合縱關系,不惜制造出“六百里”的謠言。第二次,為黔中地冒死去楚。在蘇秦死后,張儀又第三次去楚,充分顯示了他雄辯的才能。他對楚王說:“天下人都以合縱相信蘇秦,但是蘇秦暗中與燕王謀破齊分其地,終于車裂于市。以一詐偽之蘇秦,而欲經營天下,混跡諸侯,其不可成已經很明確了。”“今大王誠能聽臣,臣使太子入質于楚,楚太子入質于秦,請以秦女為大王箕帚之妾,效萬室之都為湯沐之邑,長為昆弟之國,終身無相攻伐。臣以為計無便于此者。”這后一段的意思是,今天你果真能聽信于我,我讓秦太子入楚,作為人質,那么楚太子也入秦,作為人質;把秦王的女兒作為侍候大王的姬妾,進獻有一萬戶居民的都邑,作為大王征收賦稅供給湯沐之具的地方,永結兄弟鄰邦,終生不相互打仗。我認為沒有比這更合適的策略了。在這樣的雄辯加推心置腹的交談下,楚王應允了張儀,從而實現了連橫政策的最關鍵一步。接下去的幾個國家,多用威脅,曉以利害,一一獲得成功。

  

  得人才者得天下,自古以來就是這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