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鬼神的漢武帝另一面:與天斗

2021-10-02 19:28:40 作者:
 眾所周知漢武帝以信鬼神著稱,從“我國歷代紀元表”可以查到,他曾以“元鼎”為年號6年時間,就是說這6年的第一年從天上落下一個“鼎”,他就以此為年號紀念了。天上真的會落下一只“鼎”嗎?你不信,我不信,但是他信了。當然其本質是強化自己的統治地位。
  
  現在說的是另外一件事:
  
  漢武帝時,黃河瓠子處決口,大水直向東南注入巨野,通向淮河和泗水。漢武帝曾派人去堵決口,但未起作用。當時的丞相田蚡對漢武帝說:江河的事都是老天安排好的,不能依靠人的力量強行堵塞,即使去堵未必能順應天意,也就是未必成功。(“江河之事皆天事,未易以人力為強塞,塞之未必應天。”)漢武帝聽信了這話,不再去堵決口了。田蚡何以不愿堵決口,因他有私心,他的本邑在榆,榆在黃河以北,沒有受到水災影響,收成較好。反正水淹的不是他的地方。
  
  漢武帝以信鬼神而著稱,田蚡就抓住了他的弱點。其實道理很簡單,自古以來,“河災衍溢,害中國也尤甚,唯是業務。”多次的河道決口,不都是人去堵或疏的嗎?大治水13年,“通九道,陂九澤,度九山”,也就是向大自然抗爭。人類的歷史,就是一部向險惡的大自然斗爭的歷史。漢武帝鬼迷心竅,竟然聽了田蚡的話。
  
  因為沒有堵住決口,黃河的瓠子口在漢武帝當政期間竟然滾滾流淌了二十多年。按照他們的理解,既然順應了“天意”,老天爺就應該給人民風調雨順。實際情況完全相反,中原最為富饒的梁、楚之地被大水所淹,怎么也談不上好年景。
  
  漢武帝在封禪巡祭山川的第二年終于下決心堵決口,自己帶頭與天斗起來了。漢武帝派汲仁、郭昌帶領數萬名將士去瓠子決口。他還親臨決口處,令沉白馬玉璧于河底,以表示不堵塞決口決不罷休的決心,因而出現了“群臣眾官自將軍已(以)下皆負薪填河”的場面。
  
  這是一個十分壯觀的浩大場面,也可見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堵決工程之艱難。為此,漢武帝還寫下了詩歌:“為我謂河伯兮何不仁,泛濫不止兮愁吾人。”本為我造福的河伯之神怎么變得如此的不仁愛,不友好了,河堤決口洪水滔滔泛濫不止啊,愁死我了。他開始責備河神的“不仁”了。“河湯湯兮激潺緩,北渡迂兮浚流難。”浩浩蕩蕩激流的水啊,要把你向北疏浚是多么的困難!“搴長茭兮沉美玉,河伯許兮薪不屬。薪不屬兮衛人罪,燒蕭條兮噫乎何以御水!”他發出了無可奈何的感嘆,幾乎要喪失信心。然而紫氣東來,峰回路轉,終于“頹林竹兮楗石災,宣房塞兮萬福來。”宣房宮,是堵塞了瓠子口之后,在河堤上建的宮殿名稱。從此,“河道北行二渠,復禹舊跡,梁、楚之地復寧,無水災。”
  
  漢武帝從認為“江河之決皆天事”,不去堵決口,到責怪河神的“不仁”,親臨現場誓死堵決口,并建宮紀念。一前一后相反的做法,反映了他的矛盾心理及對客觀世界認識的變化。
  
  鬼神論是中國古代文化的糟粕,在生產力極其低下的社會環境里,曾盛行一時,但隨著人類對客觀事物認識的深化,人們認識到“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國際歌》),與天斗也就再所難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