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商之道:賤之征貴 貴之征賤

2021-10-02 19:25:47 作者:
現代社會,屬于工業文明時代,各種關系,遠比單純的農業社會復雜。農業在整個國民經濟中所占比重已經很少,而工業比重大大增加,隨著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深入,信息業已經與工業緊緊結合在一起,商業的概念覆蓋到第三產業,勢頭正猛。再加上經濟全球化,許多問題不能僅僅局限于國內,還要考慮到國際因素。但盡管復雜,我們仍然看到一根經濟運行的主線在其中活動,這就是“賤之征貴,貴之征賤”。貴與賤之間的基本關系始終在操縱一切經濟問題的運作。資本市場,人們購進股票的原則是低價,而賣出的原則是高價,從中賺取利差。如果沒有這個誘惑力,證券市場就不能存在了。銀行在現代社會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甚至可以操縱整個國家的命運,但其遵循的原則仍然是賺取買賣之間的差價,也就是存貸之間的差價。各大商場、超市商品琳瑯滿目,熱鬧非凡,一樣是為了賺取批零之間的差價,也就是買賣間的差價。各大企業,從購進原料到成品賣出,扣除人工工資各種支出,也是為了賺取買賣的差價。
  
  市場經濟的本質就是依據買賣差價的關系,從而進行社會資源的分配。比如服裝市場,羽絨服在冬季熱銷,就會有很多人進行羽絨服的生產,人工、布料、羽絨就會投向這個行業。但是天氣變暖了,人們不需要羽絨服了,生產廠家會自動轉到另類生產。糧食缺少,價格高了,人們就會轉入糧食生產。豬子多了,肉價跌了,人們就會去外出打工賺錢。國家依靠稅收,發展各項事業,包括教育、衛生、文化、軍事以及政府開支等等。人民富裕了,國家必然富裕。
  
  兩千多年前的漢朝雖然沒有現代意義上的市場經濟,但從司馬遷筆下可以看到經濟的發展還是比較自由的,《貨殖列傳》中列出的巨商就有好幾十戶,下面舉幾例:
  
  四川卓氏的祖先,是趙國人,以冶鐵致富。秦破趙,卓氏遷出趙地。夫妻推著車,一直到達蜀地臨邛,發現這是一塊寶地,立即開山取鐵礦石煉鐵,認真地經營策劃,產業不斷發展壯大,工人達到上千人。卓氏富甲一方,“田池射獵之樂,擬于人君”。
  
  程鄭,從山東遷來臨邛,也是經營冶鑄業,“富埒(等同)卓氏”。
  
  宛孔氏之先,梁人,以鐵冶為業。秦伐魏,遷孔氏至南陽。大興鑄鐵業,山坡池塘都有規格,出游諸侯時,車騎相連,好不威風,皆是因為他通商取利,因而有“游閑公子”之雅號。(大鼓鑄,規陂池,連車騎,游諸侯,因通商賈之利,有游閑公子之賜名。)家產致數千,所以南陽的商人都效法孔氏的“雍容”。
  
  魯人俗儉嗇,另有一個人比他還要富有,叫曹邴氏,以鐵冶起家,富至巨萬。
  
  ……
  
  關中富商大賈,大抵盡諸田,田嗇、田蘭。韋家栗氏,安陵、杜杜氏,亦巨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