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信悲劇人生的根本原因:軍事上很強,政治上很弱!

2021-10-02 19:24:03 作者:
據《史記·淮陰侯列傳》記載,韓信曾在項羽手下為郎中,但是他多次“以策干項羽,羽不用”,就投奔劉邦。開始劉邦對他也沒有重用,因而有了“蕭何月下追韓信”的故事。蕭何十分清楚韓信在軍事上的才能,多次要求劉邦拜韓信為大將軍。韓信終于如愿,剛剛入漢的韓信即為指揮劉邦所屬軍隊的最高司令官,使得“一軍皆驚”。

  

  韓信離開項羽,投奔劉邦,這一條政治道路走對了。但他政治路線走對了,只有這一次,其它的許多事情都表明他政治上很弱。

  

  其一,漢敗于彭城,多王亡漢降楚,楚王急圍漢王于滎陽,漢王作戰多失利。而韓信軍事上卻很成功。他擊敗了魏王,定魏為河東郡;又擊敗了趙,斬陳余,擒趙王歇。劉邦使酈食其說齊王,已下齊七十余城,但是韓信另有企圖,向齊地大舉進攻,收齊五十余城,“齊王田廣以酈生賣己,乃烹之。”酈食其實際是死于韓信之手。漢四年,齊皆降。韓信使人言于漢王:“齊地詭詐多變,是個反復無常的國家,南邊又有楚國,如果不假封一個王來鎮守這個地方,其勢可能發生變化。我愿封為假王,聽候驅使。”(齊偽詐多變,反復之國也,南邊楚,不為假王以鎮之,其勢不定。愿為假王便。)漢王看到這封信大怒:“我困于滎陽,早晚望你來助我,現你卻要自立為王,太不應該。”(吾困于此,旦暮望若佐我,乃欲自立為王!)張良獻了一計:“漢方不利,你能禁韓信自立為王么,不如順勢而立他為王,友善地對他,使他守好齊地。不然,變生。”漢王醒悟,又罵道:“男子漢大丈夫平定諸侯,就要求立個真王吧,又何必說立個假的騙人。”(大丈夫定諸侯,即為真王爾,何以假為!)于是派張良前往立韓信為齊王。

  

  從韓信向齊地大舉進攻和要求封侯這兩件事上說明,韓信跟隨劉邦是另有企圖的,他何嘗不想自立為王,幾分天下有其一,重新倒回到分封天下的局面?可見他的政治目光是淺短的。

  

  其二,蒯通曾勸韓信,趁機稱王,與劉邦、項羽三分天下。“時至不行,反受其殃。”應該做的事情時間到了就要去做,如果不做,就會反過來使自己遭殃。但韓信沒有聽蒯通的,說:“漢王授給我上將軍的職位,給我數萬軍隊,把他的衣服解下來給我穿,寧可自己挨凍,把他吃的省下來給我吃,寧可自己挨餓,對我言聽計從,所以我才得以有現在這樣的局面。別人十分親信我,我背叛人家,是不祥的事。即使我死也不能改變對劉邦的一片情。”(漢王授我上將軍印,予我數萬眾,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聽計用,故吾得以至于此。夫人深親信我,我倍之,不詳。雖死不易。)

  

  由于韓信政治上很弱,帶來心理上的優柔寡斷。如果他是一個政治上很強的人,就會聽信蒯通的,先三分天下,然后由自己統一全國。

  

  其三,建立了全國統一政政后,韓信遷為楚王。楚之亡將鐘離昧躲到韓信家中,韓信竟然接受了他。劉邦聞鐘在楚地,詔楚捕昧。此時的韓信,初立國,“行縣邑,陳兵出入”,即巡視下面的屬地,總是威風凜凜帶著一定規模的兵力出入。沒有擺正自己諸侯國與中央的關系。有人告楚王韓信謀反,韓信知道事情不妙,逼鐘離昧自殺。高祖偽游云夢澤,韓信獻上鐘離昧的人頭,本以為平安無事,誰知“上令武士縛信,載后車。”直到這時,韓信才大呼:“天下已定,我固當烹!”

沒有政治嗅覺的韓信上了陳平計策的當。如果不去云夢澤,漢高祖要捉韓信,恐怕要費大氣力。不過,還好,高祖并沒有把韓信一棍子打死,“至洛陽,釋信罪,以為淮陰侯”。

  

  其四,淮陰侯也是一個不小的官職,但是他的思想不通,“日夜怨望,居常鞅鞅”。與絳侯、灌嬰等列,也覺得恥辱。陳豨的謀反與韓信有直接關系。有一次他私下對陳說:“你所管轄的,是國家的精兵,而你現在又是高祖的幸臣。如果有人說你有反叛之意,陛下就會不信任你;接下去,就會懷疑你;再下去,就會捉拿你。(如果你起事)我會從中幫助你,天下就都是我們的了。”(公所居,天下精兵處也;而公,陛下之信幸臣也。人言公之畔,陛下必不信;再至,陛下乃疑之;三至,必怒而自將。吾為公從中起,天下可圖也。)漢十年,陳豨果然反叛,高祖帶兵平叛,要韓信同去,但信稱病不從。韓信以為時機已到,與家臣密謀,偽造詔書,大赦諸官家的徒奴,一起去襲擊呂后和太子。(乃謀與家臣夜詐詔赦諸官徒奴,欲發兵以襲呂后、太子。)

  

  韓信此時的計謀已是相當低級,偌大的漢宮,靠家奴能辦成什么事,目標指向的是呂后、太子,那么劉邦能放過你嗎?一個昔日指揮數十萬兵馬的大將軍竟有此下策!

  

  可想而知,其結局如何。

  

  韓信的人生是復雜的,歷史上對其評價也多有分歧。筆者認為,應該肯定,他具有指揮千軍萬馬的軍事才能,為漢朝的建立功不可沒,被劉邦稱為漢初三杰,當之無愧。但他政治素質方面遠不及軍事才能。由于政治素質差,目光不遠大,思想素質也就跟不上,當斷不斷,抱僥幸心理。說韓信沒有謀反也是不符合歷史史實的。與劉邦相比,劉邦在政治上要強過韓信若干倍。

  

  有人總記住狂人阮籍罵劉邦的話:“世無英雄,遂使豎子(小人)成名。”其實在秦始皇之后政治上的強人,沒有一個比得上劉邦的,只是許多人沒有讀懂劉邦而已。認為會打仗就是強人,這是很大的誤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