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放大自我的吳王劉濞:叛亂僅三個月就告失敗!

2021-10-02 19:22:50 作者:
  七國之亂的始作俑者吳王劉濞為什么叛亂僅三個月就告失敗?

  

  筆者研究認為,吳王劉濞失敗的主要原因,就在于無限放大自我——過分地相信了自己制造的謊言,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實力,過低地估計了朝廷和人民統一國家的決心。

  

  一、過分地相信了自己制造的謊言。

  

  劉濞為叛亂制造了一個謊言:他在遺諸侯書中是這樣說的:“漢朝有奸臣,無功天下,卻侵奪諸侯的土地,派法吏彈劾、囚系、審訊、懲治諸侯,專以殘殺侮辱諸侯為能事,不用對諸侯王的禮儀對待劉氏骨肉同胞,滅絕先帝的功臣,任用奸臣壞人,惑亂天下,危害國家。皇帝體弱多病神志失常,不能明察國情。我要起兵誅滅他們,恭敬聽從各位指教。”(漢有賊臣,無功天下,侵奪諸侯地,使吏劾系訊治,以戮辱之為故,不以諸侯人君禮儀劉氏骨肉,絕先帝功臣,進任奸宄,詿亂天下,欲危社稷。陛下多病志失,不能省察。欲舉兵誅之,謹聞教。)也就是說,他的舉兵是為了清除皇帝身邊的奸臣,而永葆劉氏江山。這一種做法,后人解釋為“清君側”。

  

  這一謊言確實很能蠱惑人心。從歷史上看,異姓韓信、彭越、英布叛亂不是都被鎮壓下去了嗎?因而劉邦遺訓:“非劉姓而王,天下共擊之。”呂后當政,又是異姓篡權,呂后一死,陳平、周勃誅殺諸呂,政歸劉氏。這一次,異姓晃錯又來篡漢了。所以,平素對孝景帝削藩心懷不滿的六國之王就跟他走了。參加叛亂的那些官兵相當多的人也是聽信了這一謊言。

  

  劉濞過分地相信了自己制造的謊言能欺騙天下,隨后起兵造反。當漢景帝用袁盎的計策殺了晃錯以后,七國之亂沒有平息,但這一舉措對揭穿這一謊言起了關鍵作用。清君側,側已清,為何還不退兵?可見劉濞只是打著清君側的旗號而已,真正的目的是要由自己坐江山。

  

  歷史上就有這樣的一批蠢人,自己制造出謊言,以為天下人都信以為真,但實際上人們心知肚明,都能看出其真正目的。安徒生童話里有一個故事“皇帝的新衣”。只有皇帝一個人以為自己是穿了新衣服,其實誰不清楚,皇帝身上是什么也沒有穿,赤身裸體。

  

  二、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實力。

  

  打仗,靠的就是實力。應該承認,吳王是一個很看重積聚國家實力的人。幾十年來,他苦心經營吳國,想的就是有一天反叛,取而代漢。他在遺諸侯書中說:“我國雖然狹小,土地也有方圓三千里;人口雖然少,精銳的士兵也能準備五十萬人。本人一向侍奉南越三十多年,他們的君主答應派士兵跟隨我進兵,我又可以得到三十多萬人……我國雖然貧窮,但我節省衣食,積聚糧食,積蓄金錢,修治兵器甲胄,夜以繼日的努力,有三十多年了,都是為的今天,希望諸王努力能得到我的獎賞。能逮捕殺死大將軍的,賞賜金五千斤,封邑萬戶;逮捕殺死將軍的,賞賜金三千斤,封邑五千戶;逮捕殺死副將的,賞賜金二千斤,封邑二千戶;逮捕殺死俸祿二千石的官員,賞賜金一千斤,食邑一千戶;逮捕俸祿一千石的官員,賞賜金五百斤,封邑五百戶;以上有功的人都可被封為列侯。那些帶著軍隊或者城邑來投降的,士兵有萬人,城中戶口萬戶的,比照逮殺了一個大將軍得到的賞賜;帶來士兵及城中戶數五千的,比照逮殺了一個將軍得到的賞賜;帶來士兵及城中戶數三千的,比照副將;帶來士兵及城中戶數一千的,比照二千石的官員;那些投降的小官吏也依職位差別受到封爵賞金。其他的封賞都一倍于漢朝規定。那些原有封爵城邑的人,只會增加爵位封地,不會保持原狀。希望諸王明確地向士大夫們宣布,我不敢欺騙他們。我的金錢天下到處都有,不一定到吳國來取,諸王日夜使用也不能用光。有應賞賜的人告訴我,我將前往親自送給他。恭敬地奉告諸王。”

 劉濞試圖給世人一個印象:好有實力的吳國,好有錢的吳王,好大方的吳王,跟他造反,不得錯,前面就是金錢,前面就是爵位。

  

  劉濞的實力真的可以跟漢朝抗衡嗎?當時的吳國的地盤只我國的東南沿海一帶,并非富饒地區,好多地方尚未得到開發。中國的經濟重心南移是在魏晉南北朝以后。漢朝最富裕的仍是中原地區。滎陽敖倉為中國糧倉,也是七國之亂的必爭之地。諸侯占地面積,也不是很大,況且并不是所有的諸侯國都參加叛亂。膠西王的群臣曾勸膠西王不要參與叛亂,說“諸侯之地不足漢郡什二,而為畔逆以憂太后,非長策也。”“什二”即十分之二。

  

  更重的是,漢朝將軍事大權權牢牢在中央政權手中,是最終擊敗了叛軍有力保證。請看下面一仗,劉濞是如何慘敗的:

  

  吳王渡過淮河,與楚王向西進軍,開始時銳氣極盛。梁孝王派六個將軍帶兵攻打吳王,都不能獲勝。梁王不得已多次派使者向條侯周亞夫(太尉)報告情況并求援,條侯不答允。皇帝派人讓條侯救援梁國,條侯還是堅持自己制定的計策不肯出兵。此時的周亞夫于滎陽會總各部隊,堅守營壘不出擊叛軍,而派出弓高侯等率輕騎兵斷絕吳楚兵的糧道。吳兵缺糧,饑餓,多次挑戰,周亞夫堅守營壘,始終不出擊。……吳兵饑餓之極,不得不向后退兵。這時,太尉出精兵追擊敵軍,將敵人打得大敗。吳王劉濞拋棄了他的大軍,只帶領幾千人逃走,至江南鎮江。……一個多月后,越人斬吳王頭來報知太尉。前后大軍與叛軍相攻守僅三個月時間,吳楚之亂即被平息。(“太尉既會兵滎陽,……堅壁不出,而使輕騎兵弓高侯等絕吳楚兵之食道。吳兵乏糧,饑,數欲挑戰,終不出。……吳兵既餓,乃引而去。太尉出精兵追擊,大破之。吳王濞棄其軍,而舉壯士數千人亡走,保于江南丹徒。……月余,越人斬吳王頭以告。凡相攻守三月,而吳楚破平。”)

  

  周亞夫是漢軍的重要將領,軍隊紀律嚴明,國家利益至上,為了把敵人打敗,即使是皇帝親自招呼也不聽。吳王雖然開始節節勝利,卻沒有高瞻遠矚、總攬全局、能用奇計的名將。他的數十萬軍隊,雖不是烏合之眾,卻越戰越亂,最終慘敗。吳王劉濞實在是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

  

  三、過低地估計了人民統一國家的決心。

  

  吳王打著“清君側”的旗號而行奪取國家最高權力之實,其謊言和陰謀確實“太有才了”。自他發明了這個謊言和陰謀以后,多次被歷史上的謀權者所用。但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人們早就看出了他的險惡用心——“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山水之間也”——除掉一個晃錯,有必要這么用兵嗎?分明是奪權。

  

  他許下的獎勵不為不豐厚。按他的理解,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但有多少人相信他的獎勵條例?又有多少人拿到他的獎勵?首先,他的叛亂是非正義的,用再多的誘餌去騙人,只能暴露其險惡用心。再次,他的叛亂能堅持多久,人們不得不懷疑。即使得到這些獎勵,終有一天被漢軍所滅,獎勵還有什么意義呢?

  漢景帝為什么只用短短的三個月時間,就把不可一世的吳王和如潮水般涌起的數十萬叛軍一舉消滅了呢?這不能不歸結到一個帶根本性的問題,國家的統一是人心所向,國家的分裂是人心所惡。誰喜歡戰爭?只有唯權是奪者。社會越亂,他們越得利,而人民越遭殃。漢朝平靜數十年了,戰爭帶來的痛苦,老一輩可能還能依稀記得,但人們明顯地感受到“文景之治”帶來的好處。吳王劉濞過低地估計了人民統一國家的決心。

  

  為什么像劉濞這樣的人總是過高地估計自己、以至無限放大自己呢?筆者認為,從根本上說他們看錯了潮流。國家要統一,人民要團結,是大勢所趨,誰也不愿意回到無休無止的戰爭中去。這些人又總從一己私利出發。吳王對朝廷早有怨恨。孝文帝時,吳太子入朝,得以服侍皇太子飲酒博戲。吳太子的師傅都是楚地人,浮躁剽悍,又一直驕橫,博戲時爭占博盤上的線,對太子不恭,太子就拿博盤砸吳太子,誤傷了他的性命。文帝于是派人將吳太子送喪回國安葬。到了吳地,吳王大怒說:“天下同宗,既然死于長安就葬在那里算了,又何必運回來安葬呢?”又將兒子運回長安入土。吳王因此漸漸不守藩臣的禮節,稱病不入朝。那些被他鼓動起來叛亂的人,也是從一己私利出發,都是因故被朝廷削去土地而心懷不滿的人。如果,他們多從國家利益考慮,公而忘私,怎么會過高地估計自己呢?這些人往往在高估自己的同時,低估對方。劉濞看輕當時的漢景帝。漢景帝是劉邦的孫子,為人老實;而劉濞是劉邦哥哥的兒子,是當今皇帝的叔叔,62歲了,資格老,社會結交廣。劉濞心里一定常想,與其侄兒做皇帝,不如我做皇帝。劉濞在反叛的時候,也一定想到自己會成功。如果他想到會失敗,就不會反叛了。再一個原因,吳王劉濞看問題的過程出了錯誤。整天與他在同一個圈子里的是些什么人?有反叛意識的諸侯、下級阿臾奉承者、有求于他的嬪妃妻妾。沒有一個敢說真話的人,更沒有一個反對者。  

  人要能認識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時時克服自己的一孔之見,把自己放在客觀的大環境中去考慮。如果不能做到主、客觀的一致,但至少不能無限放大自己而犯大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