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將軍李廣的曲折人生:戰功赫赫卻終生沒有封侯!

2021-10-02 19:21:42 作者:
  司馬遷懷著崇敬的心情寫了李廣的一生。《史記·李將軍列傳》一開始就借用漢文帝的話對李廣的一生表示惋惜:“惜乎,子不遇時!如令子當高帝時,萬戶侯豈足道哉!”可惜啊,李廣生不逢時,如果生在漢高祖時代,封萬戶侯還有什么可說的呢!戰功赫赫的李廣卻終生沒有封侯,非但如此,還因其孫李陵投降匈奴,致使李氏名敗。

  

  李廣與匈奴作戰兇險相隨,幾度脫險,就足以令人欽佩!一次,李廣百騎與匈奴數千騎遭遇。李廣的士兵十分驚恐,欲盡快逃離匈奴。李廣鎮定地說:“我們已離駐地數十里,現在如果靠我們百余人逃跑,匈奴知道我們人少會立即追殺,我們會全部犧牲。若我們留下來,不走了,匈奴必定以為我們后面有大軍,我們是來引誘他們的,必定不敢攻擊我們。”(廣之百騎皆大恐,欲馳還走。廣曰:“吾去數十里,今如此以百騎走,匈奴追射我立盡。今我留,匈奴必以我為大軍誘之,必不敢擊我。”)李廣令諸騎前進,到離匈奴軍約二里處,才令“皆下馬解鞍”。胡騎對李廣的舉止產生疑惑,出白馬將保護他們士兵。李廣上馬與十余騎射殺胡白馬將,又回到軍中,解鞍,令士皆縱馬臥。此時已日暮,胡兵終怪之,不敢擊。夜半時,胡兵以為漢有伏軍于旁,皆引兵而去。

  

  又一次,李廣出雁門擊匈奴。匈奴兵多,破敗廣軍,活捉了李廣。胡人就把李廣置于兩馬間,用網絡而盛臥廣。李廣裝死,行十余里,睨其旁有一胡兵騎著駿馬,突然騰空躍起上胡馬,推墮胡兵,取其弓,鞭馬南馳數十里。敵人追之,李廣取胡兒弓,射殺追騎,得以逃脫。這一次李廣的士兵亡失多,按漢法,當斬,贖為庶人。

  

  李廣帶兵多為血戰,可歌可泣。這一次李廣以中郎令率四千騎出右北擊匈奴,而博望侯張騫率萬騎與廣同去,但兩軍中途分道。約行數百里,匈奴左賢王率四萬騎圍李廣,廣軍士皆恐。李廣派其子李敢帶數十騎,往探胡兵虛實,回告廣說:“胡軍很容易打擊。”軍士乃安。李廣立即布軍圜陣外向御敵。胡人急擊廣軍,箭下如雨,漢兵死者過半,又漢箭將盡,李廣令士兵持滿毋發,而親自以大黃射其裨將,殺數人,胡虜之圍才有所緩解。日暮,吏士皆無人色,而李廣意氣自如,堅定了士兵戰勝敵人的信心,軍中皆服其勇。第二天,博望侯張騫軍至,匈奴軍才退去。廣軍幾乎全軍覆沒,罷兵而歸。漢法,博望侯當斬,贖為庶人。李廣功過相當,無賞。

  

  李廣最后一次率軍出擊匈奴,是跟從大將軍衛青。衛青帶領精兵去追逐單于,而命令李廣和右將軍的隊伍合并,從東路出擊。東路有些迂回繞遠,而且大軍走在水草缺少的地方,勢必不能并隊行進。李廣就請求說:“我的職務是前將軍,如今大將軍卻命令我改從東路出兵,我從少年時就與匈奴作戰,到今天才得到一次與單于對敵的機會,我愿做前鋒,先和單于決一死戰。”衛青曾暗中受到皇上的警告,認為李廣年老,命運不好,不要讓他與單于對敵,恐怕不能實現俘獲單于的愿望。李廣當時也知道內情,所以堅決要求大將軍收回調令。大將軍不答應他的請求,命令長史寫文書發到李廣的幕府,并對他說:“趕快到右將軍部隊中去,照文書上寫的辦。”李廣不向大將軍告辭就起程了,心中非常惱怒地前往軍部,領兵與右將軍趙食其合兵后從東路出發。軍隊沒有向導,時而迷失道路,結果落在大將軍之后。大將軍衛青與單于交戰,單于逃跑了,衛青沒有戰果只好回兵。衛青南行渡過沙漠,遇到了李廣和右將軍。李廣謁見大將軍之后,回到自己軍中。衛青派長史帶著干糧和酒送給李廣,順便向李廣和趙食其詢問迷失道路的情況,衛青要給天子上書報告詳細的軍情。李廣沒有回答。大將軍急派長史責令李廣幕府的人員前去受審對質。李廣說:“校尉們沒有罪,是我自己迷失道路,我現在親自到大將軍幕府去受審對質。”到了大將軍幕府,李廣對他的部下說:“我從少年起與匈奴打過大小七十多仗,如今有幸跟隨大將軍出征同單于軍隊交戰,可是大將軍又調我的部隊去走迂回繞遠的路,偏又迷失道路,不能與大將軍會合,難道不是天意嗎!況且我已六十多歲了,畢竟不能再受那些刀筆吏的侮辱。”于是拔刀自刎。其實大將軍并沒有追究李廣的責任,而是要校尉去受審,但李廣一人把責任都領過來,這個人的心地太善良了。李廣軍中的所有將士都為之痛哭。百姓聽到這個消息,不論認識的不認識的,也不論老的少的都為李廣落淚。

 英勇善戰、令匈奴聞風喪膽,而又命途多舛的李廣的一生就這樣結束了。

  

  是“天意”決定了李廣曲折的人生嗎?唯物主義認為,天意是沒有的,但是承認矛盾的偶然性。許多偶然的事都讓李廣碰上了,但偶然之中有必然。漢武帝時國力有所增強,消除邊患成為當務之急。漢武帝多次派兵北擊匈奴。游牧民族匈奴固然尚處于奴隸制社會,十分落后,但很善于打仗。所以漢朝總是派數萬大軍前往與戰。勞師襲遠,勝算的可能性大打折扣。戰爭必然十分的慘烈。李廣與戰七十余次,哪里可能一帆風順。他總是身先士卒,沖鋒在前。殺敵殺得天昏地暗,士卒“皆無人色”,而他“意氣自如”。李廣又愛兵如子,“廣之將兵,乏絕之處,見水,士卒不盡飲,廣不近水。士卒不盡食,廣不嘗食。”由于愛士兵,他替別人考慮,自己遇到的機率就更多了,但士兵也更加愛他。最后一次,實屬偶然,但也由于他過于忠誠所致。他向衛青請戰,“臣結發而與匈奴戰,今乃一得當單于,臣愿居前,先死單于。”誰知道會出現“軍亡道,或失道,后大將軍”的情況嗎?

  

  人生在世數十年,誰都在盡全力演出自己的人生。李廣雖多受挫折,但一生輝煌,英名永存。人生,要的就是輝煌。而輝煌,只有在曲折中才能顯現。司馬遷在最后評價他說:“‘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從。’其李將軍之謂也?”“及死之日,天下知與不知,皆為盡哀。彼其忠實心誠信于士大夫也?諺曰‘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此言雖小,可以諭大也。”千百年來,人們讀《史記》,敬重李廣,下自成蹊;相反,對那些被封侯者,但給人民帶來災難的人物,不屑一顧。

  

  人生曲折難免,讓我們把曲折的人生演繹得更為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