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子胥被害的兩個原因

2021-10-02 19:18:36 作者:

  據《史記·伍子胥例傳》記載:伍子胥被吳王殺害了,但他是不服的,他臨死前說:“你們把我的眼珠子摳出來,懸掛在吳東門之上,我要親眼看到越國軍隊是怎樣由此門進滅吳國的。”果然不出所料,第二年越兵大舉進犯吳國,以后又再次伐吳,吳師敗績,囚吳王于姑蘇之山。吳王自覺慚愧,自蔽其面,說:“吾無面以見子胥也!”遂自殺。

          伍子胥何以忠而被害?

首先,吳王聽信讒言,認敵為友,認友為敵,錯誤地認為國家間的主要矛盾關系發生變化。
吳越兩國的仇恨由來已久,越“允常之時,與吳王闔廬戰而相怨伐”。允常死,子勾踐為越王。吳王闔廬趁允常去世之機伐越,吳被擊敗,闔廬中箭身亡。臨死前,闔廬告其子夫差:“必毋忘越。”勾踐聞夫差日夜練兵,向吳主動發起進攻,夫差聞之,悉發精兵擊越,越大敗于會稽。勾踐用范蠡之計,忍辱負重,韜光養晦,令大夫種去吳國,種“膝行頓首”對吳王說:“君王亡臣勾踐請為臣,妻為妾。”吳王將許之,伍子胥對吳王說:“天以越賜吳,勿許也。”文種回來后以實情告勾踐,勾踐絕望欲殺妻子,再自殺。這時文種制止勾踐,說:“吳國的太宰嚭貪,可以利誘。”于是,勾踐令文種以美女寶器間獻太宰嚭。這一步棋果然成功,吳王不聽伍子胥的,反聽太宰嚭的,于是赦越,罷兵而歸。
越王勾踐返國,臥薪嘗膽,無一刻忘會稽之恥,“身自耕作,夫人自織,食不加肉,衣不重采,折節下賢人,厚遇賓客,振貧吊死,與百姓同苦”。越國逐漸強大起來,具有了進攻吳國的實力。
當越國積累實力,謀劃進攻吳國之時,吳王夫差在太宰嚭的鼓動之下卻做著另一場美夢,打算進攻齊國。子胥勸諫:“不可以。我聽說勾踐食不重味,與百姓同苦樂。此人不死,必為國患。越國是吳國的心腹之患,而齊國與吳國只是疥癬之爭。愿王釋齊,先越。”吳王不聽。
與宿敵和解不是不可以,問題是這個敵人并沒有真正低頭認罪,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而是在臥薪嘗膽,企圖東山再起,已經聽到它的霍霍磨刀聲了。無視敵人的存在,認敵為友,另一方面卻把朋友當作敵人,這樣的國君只能把國家領到絕路上去!
 
其二,伍子胥被涂黑,套上“內不得意,外倚諸侯”的罪名,終至被害。
忠心耿耿的伍子胥看到了吳國政策的致命缺陷,竭力提出自己的主張,在自己的正確主張無望實現的情況下,他預感到吳國就要被越國滅亡了,對自己的兒子說:“吾數諫王,王不用,吾今見吳之亡矣。汝與吳俱亡,無益也。”于是送子到齊國的鮑牧那里。
伍子胥并非偷偷摸摸地做的這件事,而是很公開的,并把送子于齊的這件事報告了吳國(“還報吳”)。伍子胥的良苦用心,在于要吳王警惕,我都把兒子送到齊國去了,吳國被越國所滅我可不是說著玩的。
然而,伍子胥的這個舉動卻被太宰嚭誣陷為“里通外國”的鐵證。太宰嚭在吳王面前說:“今王自行,悉國中武力以伐齊……其(伍子胥)使于齊也,乃囑其子于齊鮑氏。夫為人臣,內不得意,外倚諸侯……愿王早圖之。”伍子胥真的是“外倚諸侯”嗎?這不過是強加于他的莫須有的罪名。如果是真的外倚諸侯,那么自己也就會跑到外國去,不回來了。
吳王對太宰嚭的話深信不疑,說:“微子之言,吾亦疑之(指懷疑伍子胥)。”
既然有了罪名,伍子胥的結局就可想而知了。吳王夫差使使賜劍伍子胥:“子以此死。”伍子胥仰天長嘆:“嗟夫,奸臣太宰嚭亂政,反誅我。是我使得你的父親成就霸業。在你的父親未立之時,諸公子爭立,我為先王以死相爭。當時你的父親欲分吳國予我,我卻沒有這樣的奢望。然而今天你卻聽信奸臣加害長者!”并告其舍人:“必定要在我的墳墓上栽植梓樹,令可以為器。把我的眼珠子摳出來,懸掛在吳東門之上,我要親眼看到越國軍隊是怎樣由此門進滅吳國的。”于是自剄而死。